Menu

炎黄之声捂不住 华夏正气贯九州

古有太史简 今推互联网

header photo

Blog Search

Blog Archive

Comments

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.

一纸公文能封喉?炎黄从此无春秋?

July 10, 2017

炎黄春秋杂志社声明

2016 年7月13日,我社主管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给我社发来《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》(中艺发[2016]22号),并告知我社,该院 与我社于2014年12月18日签订的《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》自动失效。鉴于此,我社声明如下。
(一) 《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》明文约定,我社有人事任命权、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,双方盖章,具有法律效力。我社社长、法定代表人杜导正, 以及杜导正聘任的全社工作人员,将维护该协议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,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,包括在杂志社劳动并取得收入的权利,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。为此, 我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。
(二)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终止协议书,违反协议约定并派员进入我社编辑部,干扰正常工作。此举实际上剥夺了我们编刊、出刊的起码工作条件,本刊订户和读者的合法权益也将受到侵害。我们无法保证2016年第8期《炎黄春秋》按时出刊,敬请广大订户和读者理解、见谅。
(三)《炎黄春秋》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“依法治国”的方针,创刊25年来,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,赢得了良好的声誉。如今,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,已经面临绝境。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、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。
          炎黄春秋杂志社
          2016年7月14日
 
(因本刊网站无法登陆和发布,吁请读者协助转发)


【五柳村言】中国艺术研究院违背承诺派员接管《炎黄春秋》| 杂志社依法维权引各方关注

虽然网上传言有关《炎黄春秋》的信息不准传播,而新浪微博搜索也确实不予显示。在博客网发出的《炎黄春秋杂志社声明(国内镜像)》,不到一小时即消失。

但消息仍在海外多家中文网站传开,除下面转发的自由亚洲电台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和的报道外,海外的博闻社、美国之音还发出结合历史背景的长篇报道:

敢言杂志《炎黄春秋》抗命当局人事大清洗|博闻社

改革派杂志遭整肃 从此炎黄无春秋|美国之音


下面是外媒的报道

被主管单位单方终止协议 《炎黄春秋》杂志社发声明 维权提诉讼
RFA2016-07-14

中国《炎黄春秋》杂志社的主管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7月13日给该社发来《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》(中艺发[2016]22 号),并告知该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于2014年12月18日签订的《协议书》自动失效。鉴于此,炎黄春秋杂志社7月14日发布声明。

声明表示,(一)《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》明文约定,该社有人事任命权、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,双方盖章,具有法律效力。该社社 长、法人代表杜导正,以及杜导正聘任的全社工作人员,将维护该协议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,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,包括在杂志社劳动并取得收入的权利,不同意单 方终止协议书。为此,该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。(二)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终止协议书,违反协议约定并派员进入该社编辑部,干扰正常工作。此举实际上 剥夺了杂志社编刊、出刊的起码工作条件,本刊订户和读者的合法权益也将受到侵害。杂志社无法保证2016年第8期《炎黄春秋》按时出刊,敬请广大订户和读 者理解、见谅。(三)《炎黄春秋》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“依法治国”的方针,创刊25年来,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,赢得 了良好的声誉。如今,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,已经面临绝境。杂志社诚恳吁请广大读者、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。

(责编:寇天力)


『炎黄春秋』遭接管提诉 呼吁各界紧急关注
作者 安德烈
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发表时间 14-07-2016 19:59
 

『炎黄春秋』杂志
 
以敢言知名、刊发大量反思中共历史错误文章的历史政论杂志『炎黄春秋』再遭厄运,杂志社社长、总编辑杜导正、副社长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7月13日全被撤 换,由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接替。『炎黄春秋』杂志社7月14日发表声明,反对主官方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终止协议书,已对该院提起诉讼,该杂志社并呼 吁社会各界紧急关注。

『炎黄春秋』尽管是体制内的一份杂志,但公认除了编辑保持相对较高独立性之外,该杂志在营运方面也具有极强的"民办"色彩。这是它屡遭厄运的原因。 2014年9月,《炎黄春秋》突然接到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通知,要求"转变主管、主办单位",从原主办单位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脱钩,划归中国文化 部下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管辖。

该社社长杜导正当时担心,划归文化部管辖后,杂志独立性会受到影响,担心《炎黄春秋》被办成《人民日报》、《求是》,“都是官员的声音,都是一种声 音。"此后,杜导正领导下的『炎黄春秋』杂志社尽管背着紧箍咒,艰难生存,面临打压仍然不改初衷。据分析,这是该杂志社这次遭到当局全面接管的重大原因。

据报道,『炎黄春秋』被中国艺术研究院接管后,该杂志的社委会、执行主编制度也被彻底放弃。根据本台特约记者报道,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、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,而人事、财务、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。该刊人士认为,此举无疑判处『炎黄春秋』的死刑。

该社周四发布声明称,根据原先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签订的协议书,『炎黄春秋』杂志社有人事任命权、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,双方协议具有法律效力。社 长杜导正及其聘任的全体工作人员将维护该协议的有效性,维护自身合法权益,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。为此,该社“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”。

『炎黄春秋』社在声明中还指出,杂志社被违反协议接管后,“实际上剥夺了我们编刊、出刊的起码工作条件”。读者的合法权益受损,无法保证2016年第八期按时出刊。

该社最后表示,该社拥护习近平“依法治国”的方针,但是“如今在主管单位反常举措下,已经面临绝境”,因此,该社呼吁广大读者、作者以及各界人士予以关注。


国内的微博,微信也在通过各种方式传播(见下)

炎黄春秋网站被盗用 杂志社发出第二号声明
今天(7月15日)上午,北京律师莫少平、丁锡奎前往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立案庭,代表《炎黄春秋》杂志社,就文化部下属中国艺术研究院撕毁此前与杂志社签署 的协议书,越权撤换管理层的违约行为提起民事诉讼。 (法国国际广播电台15-07-2016 发表时间 13:16 )


鲍#彤评:炎黄无春秋六四之后,历经25年,没有要国家一分钱的投资和编制,如同涓涓细流,汇成当今中国一部可歌可泣的信史。93岁的老社长杜导正说过:除了没有送过女人,为了杂志生存,我都做了。新班子主要是搞影视审查的,喻为戏班子未尝不可。(来源:推特)


【张宝林:感事】

炎黄不许作春秋,一页公文可锁喉。

昨日全城说废纸,果然东水可西流。

最近流行的一句话是“一张废纸”。太对了,什么合约,承诺,老爷子的高评,什么都是一张废纸。(来源微信)


过后RFA作了系统的报道

 

《炎黄春秋》被劫前后

(自由亚洲广播电台)

中国政论杂志《炎黄春秋》被上级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宣布改组领导班子之后,7月17日,该杂志社社长杜导正发布公告,宣布杂志停刊。7月19日,杜导正在家中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,他表示,《炎黄春秋》虽然停刊,但将以其他方式发出声音,包括举行座谈会等。93岁的杜导正披露,当局几乎是在找他谈话的同时,派人进驻该杂志社。此前,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员两度找他,还拿出相关文件,劝他退休。

中国敢言杂志《炎黄春秋》上周被上级主管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大换血之后,该杂志社社长杜导正日前发布签名公告称,7月12日,中国艺术研究院违法单方面撕毁该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签署的协议,宣布改组杂志社领导机构,严重侵犯宪法第35条赋予公民的出版自由,违反了协议书中明确约定的杂志社人事、发稿和财务的自主权。7月15日,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强行进入杂志社,并窃取和修改了杂志社《炎黄春秋》官方网站的密码,导致该刊物丧失了基本的编辑出版条件。

此前因高血压住院的杜导正,19日上午回到家中后,通过电话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称,虽然《炎黄春秋》停刊,但杂志社仍在:

“停刊不停社,我们作为向国家注册的有法人代表的,有全部法律程序的民间媒体社团,我们在法律范围内活动,还可以进行社会活动,我们还可以发行一些东西,除了办刊物,我们还可以开座谈会,开专家会,我们还可以在网上发东西,发出我们的声音。而且还有十来个人共进退。都已经表态了,我们是为理想奋斗,这个理想就是高举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旗帜,也就是邓小平理论,我们要为邓小平理论奋斗到死,到底,绝不退却”。

《炎黄春秋》杂志,以发表历史记述和评论文章为主,也会披露独家政治消息,并力求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。作为中国硕果仅存的自由派媒体,《炎黄春秋》近几年屡遭打压。2014年9月,中宣部勒令《炎黄春秋》更改主管主办单位,原总编辑吴思、副主编洪振快、黄钟相继辞职。

杜导正披露,在有关当局接管杂志社前,曾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官员两度登门,劝他退休。他说:

“给我打过招呼,一是按照中央组织部的规定,2013年有一个规定,离退休干部,我是离休,我之前是副部长,他说离退休的干部都要按组织部的这个规定,不能在单位外边担任什么职务,如担任职务必须是70岁以下,而且要经过上级批准。但是后来因为炎黄春秋杂志的复杂性,高层干部,高层知识分子很多,别人做法人代表和社长有他的难处。我是被各方面接受的老干部。”

杜导正说,当时上级领导就此批示“特事特办”:

“他们这次来又谈这个事情,他又拿出这个文件,我说我是老党员,我遵守这个规定。我正要这么做的时候,他们下来一个命令性的,撤销你社长等等。把整个班子改组,委派他们的人担任。这违反了我们原来和他们打成的协议。搞得我本想退,现在又退不下来了”。

杜导正的女儿杜莉在一旁补充说,官员找他父亲谈话的同时,另一路人马到编辑部接管杂志社:

“他是同时的,当天广电局的两个负责人,来把他(杜导正)该退休的文件给他看。他这边给我爸文件看,那一边已经到杂志社去进驻了。二十分钟以后就发了撤销职务的命令”。

当晚,中国艺术研究中心派人进驻杂志社,并睡在编辑部,成“占据”态势。杜导正说,来人连行李都搬进了杂志社:

“他们就派了几个人住在我们编辑部的主要单位,不走了,把行李也搬来了,白天晚上就这么住着。它内部已经瘫痪了,怎么出版。读者纷纷来信问”。

受《炎黄春秋》杂志社委托的莫少平律师对记者说,中国研究院派人进驻该杂志社,从法律角度来讲构成扰乱社会秩序,他已向朝阳区法院递交诉状,本周五之前,将得到法院是否立案的答复。莫少平表示:

“炎黄春秋的工作人员就没法正常工作,所以不得不停刊,他并没有放弃仍然要通过司法程序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炎黄春秋提出异议说你是单方面毁约行为,你不仅不停止你的行为,还占据办公室,在那里吃住,这就是违法行为,严重的话就构成犯罪了,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”。

(RFA特约记者:乔龙 责编:石山/寇天力)          


美国之音用图片记录了事态的发展

 

Go Back

Comment